给年轻人以内心的安全感

 
给年轻人以内心的安全感
     《新民周刊》:杂志第一期的封面是怎样的?
     韩寒:第一期杂志封面肯定不是人物,也不是漫画,肯定是很干净的。到了第二期才会有别的封面,也会有自己设计的LOGO。说不清楚,看到就知道咯。
     《新民周刊》:定价是多少?
     韩寒:16元。
     《新民周刊》:是怎么估算出来的?
     韩寒:按照每一本要有的利润加上印刷的成本。这个价格很适中,我不希望定价定得特别便宜。你如果想要看四五块钱的,你势必只能得到像《读者》那样印刷质量的东西。那种东西我是不愿意让大家看到的。第二,我觉得书价就是应该往上提一提。我真希望有朝
一日联合所有的书商,一觉醒来,大家都发现书都卖50块钱一本了。我觉得挺好的,宁愿我以后都不出书了,免得人家说我是自己挣钱,但我觉得这个对文化是有积极作用的。以前的书都是为了宣传,所以特别便宜嘛。结果导致老百姓觉得书就是应该便宜的。书当然不
是贵的,但它绝不应该是便宜的。十年前,我记得我的书卖19元。十年后卖25元,十年多少东西翻了多少倍,书只不过是长了几块钱而已。而且涨的都是属于成本,人工也涨了,纸张也涨了,印刷也涨了,各种东西都涨了。卖书根本算不上一个行业,像路金波表面上很
风光,感觉做得很大,其实他一年的利润只相当于房地产商卖掉一套房子。这个是很可悲的。书稍微涨个一块两块的,人家就会骂你书商黑啊,作者黑啊,这点我觉得都挺怪的,可能大家太习惯了。
     《新民周刊》:现在网上还都能看到免费的。
     韩寒:对,这个跟音乐不一样。音乐电子化,事实上,并没有冲垮歌手的市场,可能就把CD和磁带的市场弄没了。那些音乐人只要让他们的音乐流传,他们是可以去走穴的。他们主要的收入不是唱片,他们主要的收入是靠代言,靠赶场子,靠这么来的。唱片本身就
不占他们收入里多少钱,那没就没了,无所谓咯。你传播得更广一点,可能我走穴钱还挣得更多呢!但对于作者来说,他百分之百的收入就是靠书的。你如果把这块的市场给抹杀了,以后就看不到作者了,不会有人再去愿意写书了。就没有这些东西了,因为你不让人家
活了嘛!你绝对不能拿音乐和图书市场去做比较。作者根本就不能去走穴,不能去拿代言啊。
     《新民周刊》:预计第一期的盈亏是怎样?
     韩寒:它一定是第一期就能盈利的。因为它是可以不靠广告的,是可以靠出版利润的,因为它不像时尚杂志需要大量的铜版纸来印。当然,我选的纸是非常好的纸,是赚多赚少的事。而且经过我的研究和调查,我发现女性其实不是那么喜欢铜版纸。女性更喜欢那种
比较毛的,比较糙的或者说那种轻型的,摸在手里更有质感的而不是那种很滑的,那种很亮的纸。所以我在那里就拼命地让人家把原来那种轻型纸调得摸上去质感更老一点,更毛糙一点。后来实在不能调,再稀一点就变草纸了。
     《新民周刊》:第一期里就没有广告吗?
     韩寒:会有一些。我宁愿等,也要把这些广告放上去。不是说为了挣多少钱,因为你也知道很多的广告第一期有可能都是送的。我一定要放是因为类似这样的文艺杂志你在第二期放会有很多人觉得反感。比如说《收获》,它是没有广告的,可能是一开始的路线。但
假设《收获》从现在开始放广告,会流失很大的一批读者,他们会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你这个是纯文学的,你放什么广告。”《收获》如果从第一期就放广告,那些人就不会觉得心里不舒服。所以我一定要让他们先入为主了。
     而且为什么不能放广告,你看日本的文艺圈,就放了最奢侈的奢侈品广告。事实上文艺是一个很高档的东西,跟赛车一样,它不应该是破破烂烂的。文艺应该是高档于时尚和新闻的。当你过了新闻类的东西,过了时尚类的东西,才可能会上升到一个文艺的概念。那
种文艺是非政治的,不被政治所左右的一种纯粹的东西。
     《新民周刊》:之前你可能在采访中说过,郭敬明输出的是一种很贱的价值观。那通过办杂志,你会向你的读者输出一种怎样的价值观?
 

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huweisalon.com/qifayuleguanwang/2018/0515/5.html